闲谈

 顺达时尚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10-22 17:58
除夕,是中国人心中最牵挂的日子,谁不愿意和家人一起吃更热闹的团圆饭呢?我家桌上早已摆上了各种各样的美味佳肴,鲜艳的色彩冲击和爬进鼻腔里,久久不散的香味,双面夹击早已俘虏了我的胃,更不必说那精彩纷呈的春晚,饭后必备的聊天唠嗑,一股暖流涌上心头。
 
镜头一转,浓重的夜色,医院里明亮的灯光下,几位医生马不停蹄地为病人做手术,半小时,一小时,两小时……四小时悄悄遗漏在时间的筛斗中,手术终于做完了,几位医生走出手术室,默默坐在一起,趁着这几分钟的空闲聊开了。
 
一位个子高大,黝黑的大汉,操着口音先开口∶“这是第十年了,我不在家过春节的第十年了。” “我是第六年了。我家女儿哭着喊着说今年一定要回家过年,今年好不容易请到了假,一听说有肺炎,立马从火车站跑回来了”,这位30来岁的女医生顿了顿,从衣服内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,笑了,“这是我女儿,漂亮吧,可惜了,我只有她一岁时的照片,想来她现在已经上小学了,唉……我又没有遵守诺言,我对不起她”,她的眼里噙着泪。
 
四周陷入了一片寂静中。月光似水,柔柔地拂洒,像是从天庭里落下的仙露琼浆。月光载着沉重的相思,在他们身边流淌,似在安慰这些无言的逆行者。
 
“我的未婚妻病了,是新型冠状病毒”,面如枯槁的青年,沉重地开口。他那枯瘦的身板,乌紫的嘴唇和那因面部凹陷而凸出的爬满血丝的眼球,简直不敢让人相信他才28岁,正值壮年啊。这位青年蜷缩在角落,透过厚厚的“雨帘”,我们能见那大大的眼睛里散发出异样的光彩,“但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救她的。毕竟肺炎过后,我们还要结婚的,还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的!”他的眼泪鼻涕一起乱流,在他沟壑纵横的脸上。
 
“不要这么伤感”,一位娇小的女护士轻轻地说,“13年前我九岁,是全世界的保护90后,这次换我们90后保护全世界!”,说完她还比了个超人的姿势。
 
所有人都破涕为笑。十分钟后,手术台又忙碌了起来。夜色如墨,20大束烟花冲上天,点亮了这暂时阴暗的大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