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声夜

 顺达时尚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10-22 17:57
这个还没睡下的夜你在想什么。雪天乡下的夜很安静,偶尔听到邻居的犬吠,我没有养狗所以听不出到底是谁在叫,所以也不打算一觉醒来去找谁算这笔打扰我睡下的账,所以我在想他们现在在想什么呢?我不知道!
 
我想起了从小到大的兄弟,如何说呢儿时我们搂着肩膀一起去撒尿,当然了办事的时候还是会分开的,却也因为如此从没弄脏彼此的衣裤,想来有些可惜。话虽如此说来机会却也是有的,现在我们也常有机会一起,只不过每次都有些头晕,我总说:你站直了别总是晃,看着你晃来晃去我想吐,他也如此说我。其实清醒的时候我想过了,不都说地球是在转的吗!那我想来,我们都站的很直没在晃吧?
 
我想起了儿时喜欢的姑娘,我记得我送了她好吃的巧克力,话虽如此说,我却也没有吃过又怎么会知道巧克力的味道呢。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我们的成人礼上,他们说那天我们成了大人。我闭上眼睛脑海里可以清晰的记起她的模样,我的记性一直很差,难道是因为十几年的时间其实不长么?如果以后再也不曾相遇,那她是不是会永远是这副模样。身边从小长起来的孩子有的怎么看还是从前的模样,有的和从前不像了。是不是长大了就变了模样,那我呢?那她呢?
 
我想起了我爸。为什么想起我爸的时候,脑袋里却是妈妈的话呢?妈妈说我爸很小的时候就出来工作,后来娶她置办的一切都是我爸自己用双手赚来的。我知道我爸小的时候他家里条件不算差,只是爷爷不是我自己的爷爷。我不知道我爸是怎么想的,更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办到的,直到现在我以一个现代人的思想还是觉得我爸有些牛,如果是我段然是娶不到老婆的。其实我有些问题想问我爸,十四五岁的年纪有钱了不会想买糖吃么?难道从开始到最后赚钱就是为了盖房子置办物件取媳妇么?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问我爸,我们上次算的上聊天的时候是那年我要辍学,我知道妈妈不会同意所以和我爸谈的,很顺利,毕竟不上学我爸就不用在给我学费了。那时候我不会思考,现在我想我会了。
 
我想起最近一个清晨一同醒来的女人,同样的夜晚,我讨厌安静,跌宕起伏的呻吟让我们很容易找到彼此身体的节奏。当时间停止以后,我们像两轮半月靠在一起,最终她安静的呼吸和我的呼吸完全一致了。
 
屋外的犬吠还是没有停下来,我想我可能认出他来了,说不定醒来我会找他聊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