枯木

 顺达时尚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10-17 13:38
她看着他小声的说,试探着问他,
 
其实,你……不爱我吧!
 
他顿住,看着她不语。
 
她继续说“我知道那个叫叶兮禾的女生。”
 
他的瞳孔放大,有吃惊,有不可思议。
 
她看着他吃惊的表情,释然的笑了,“在A大的交换生专栏看到的,很漂亮的女孩子,比我漂亮的多,喜欢她也很正常。我一开始就觉得奇怪,哪有人第一次见面就告白的,说什么一见钟情?这种事情现实生活中太少了,或许真的有,但是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吧!你会那么说,是因为我的眼睛,因为我们俩的眼睛长的神似,再加上她的眼角膜也确实在我的眼睛里,是吧?”
 
她想,原来,这个世界上,只有那个男孩是真心爱着她啊!那么多年,她一直想找出他不爱的证据,可惜,一点痕迹都没有。
 
她看着他,他似乎想要说什么,可是看着她的目光却欲言又止。她注视着他,用微弱的气音很认真的说“还是要谢谢你,爱我”
 
她终究没能等到爸妈来,也没听到他最后的话。
 
我怀着感恩的心告别这个世界,愿他能够找到自己的归宿,毕竟这个男人在我失意时,教会我如何去爱这世间万物。
 
他坐在病床前,握着她的手,泪水打湿了白色的床单,隐约听到他说,
 
有些心动,一旦开始,便覆水难收。
 
苏木南,我从一开始就爱上你了。
 
然后,这个骄傲的男人在夕阳的余晖下,泣不成声。
 
可惜这些话,她永远都听不到了。
 
……
 
她牵他的手,是因为看到过他一个人的独舞,她不知道,他是在为谁伤心,为她或是叶兮禾?犹记得那天晚上她在下楼倒水的时候,看到客厅里的他在翩翩起舞,光脚立于地板上,胸前的衬衣扣子解开了三颗,可隐约看到腹肌,舞步轻快,优雅高贵。面前摆着一副油画,只画了眉眼,像是戴了一层白色的面纱,看不清模样,看不清到底是谁。她没有打扰他,静静的欣赏着这一曲音乐,这一段舞蹈。而后,没有去倒茶水,掉头回房间睡去了。
 
客厅里的人,穿上拖鞋,一手将油画夹于腋下,一手插入裤兜,轻声往楼上走去。从书房出来之后手上的油画早已不见,去主卧冲了个澡,往有她睡着的客房去了。
 
看着床上睡着的人儿,在眉间轻轻落下一吻,轻车熟路的将身子滑入被子的另一侧,搂着她甜甜的睡去。
 
而这些事,她毫不知情。